山西海归保藏抗战时期日本画报吁勿忘国耻
电 题:山西海归保藏抗战时期日本画报吁勿忘国耻 作者 杨杰英 “这是真实的侵华铁证!《画报》里记录了‘太原工程队’其时的场景,也记载了‘山西沦亡史’。这是一段羞耻的前史,更是血的前史。”山西省青联委员、太原海归沙龙负责人范锐12日翻看着自己刚刚保藏的两今日本画报时感慨万千。 这两本画报分别为1937年和1939年日本编印的《支那事故画报》第十一辑和第七十九辑,画报每册共有31页,内文是日本揄扬“战功”,报导占据山西太原、榆次等乡镇的战况,复原了“山西沦亡史”。《支那事故画报》创刊于日本昭和十二年(即1937年)。杨杰英 摄 据了解,《支那事故画报》创刊于日本昭和十二年(即1937年)。《画报》中的相片和文章均为当年随军拍照采写,真实地记录了1937年“七七事故”至1941年10月日军侵华的一切阵线、战争和战况。而在范锐保藏的《画报》中可以看到“太原入城”“太原总攻击”“山西省会太原凹陷”“太原工程队”等字样及相关图片。 “日军对外声称这里是‘太原工程队’,其实就是战俘营,是我国的‘奥斯威辛’。”带着《画报》,伴随范锐一起前往日军“太原集中营”——“太原工程队”原址。范锐展现自己保藏的日报画报。 韦亮 摄 在太原东北方位的一处建材市场内,两排被铁栅栏围着的平房墙面上一块牌子显现“太原工程队”原址。踩着满地的落叶,范锐具体比对着画报中拍照的集中营内的视点和场景。 据了解,“太原工程队”是侵华日军在华北地区树立最早、规划最大的战俘集中营之一。这也是我国现在已发现仅存的一处日寇战俘集中营原址。材料显现,从1938年6月树立到1945年军还将战俘劳作业为活靶,供新兵进行“试胆”练习。在范锐保藏的《画报》中可以看到“太原入城”“太原总攻击”“山西省会太原凹陷”“太原工程队”等字样及相关图片。韦亮 摄 “这是一手的史料,是日军对其时战绩的夸大和对战俘营的美化。保藏和研讨这些画报具有十分重要的含义,由于日军向来都有毁弃史料的习气,这些是其时日军侵华前史的一个见证。”南开大学日本研讨院博士赵岩通知中新社,这些都是弥足宝贵的前史依据。 赵岩介绍,现在我国的一些高校和前史研讨机构正在对《支那事故画报》做翻译作业,期望更多人正视和重视这段前史。“不能由于曩昔是磨难的,吾们就不去提。相反地,吾们更要客观去了解前史,铭记前史而不是记住仇视。吾们国家一直都十分重视前史传承,但现在的年轻人了解前史大多从影视剧、动漫等途径,不行客观全面。期望更多年轻人可以紧记这段耻辱前史,爱国教育一天也不能懈怠。”带着《画报》,伴随范锐一起前往日军“太原集中营”——“太原工程队”原址。杨杰英 摄 作为太原海归沙龙的负责人,范锐表明,“《画报》是十分宝贵的前史材料,它是日军自己出书的侵华史实。吾要让更多海归看到这些画报,带其们去‘太原工程队’原址观赏留念,这是我国的‘奥斯威辛’。让我们紧记前史、勿忘国耻。” “波兰的奥斯威辛集中营每年都有几十万人前去观赏,是重要的爱国教育基地。而‘太原工程队’却鲜为人之。”在说到“太原工程队”原址现状时,范锐提出自己的忧虑,虽被列为太原市级文物维护单位,但周边环境现状堪忧。期望“太原工程队”原址能得到更多重视,遭到更好的维护。(完)